欢迎来到CAREER WOMEN职业女性网!

职业女性招聘网 > 她独享 > 充电班 > 自由女神

自由女神

2017年09月22日 来源:职业女性作者:海外编辑/箫鸣

浏览
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在 河 的 这 一 侧 眺 望, 她 不 如 想 象 中 那 么 高 大 辉 煌。
          登 上 渡 船,渐 渐 向 她 靠 近, 直 到 面 向 大 海 的 她 须 仰 视 才 能 见, 宏 大 的 气 魄 终 于 慢 慢 地 压 顶 而 来, 这 才 是 她-- 所 有 人 心 目 中 的 自 由 女 神。
          披 着 一 袭 绿 袍 的 她, 百 年 间 始 终 伫 立 在 哈 德 逊 河 畔, 高 擎 着 火 炬, 以 悲 天 悯 人 的 目 光 注 视 着 一 代 又 一 代 前 来 寻 找 自 由 的 人 们。
          她 象 征 着 自 由, 亦 象 征 着 美 国。 多 少 人 想 到 美 国 的 时 候,  首 先 浮 现 在 眼 前 的 必 定 是 守 望 在 入 海 口 的 她。
几 百 年 前, 当 五 月 花 号 靠 拢 新 大 陆 的 时 候, 这 里 真 的 是 所 有 人 梦 想 中 的 自 由 之 地。 在 这 片 处 女 地 上, 不 再 有 暴 君, 不 再 有 严 酷 的 教 庭, 花 鸟 虫 鱼, 飞 禽 走 兽, 一 切 都 是 自 由 的。 新 大 陆 向 不 为 世 所 容 的 异 教 徒 们 敞 开 了 希 望 的 大 门, 他 们 在 此 生 息 繁 衍, 筚 路 蓝 缕, 最 终 建 立 起 了 属 于 自 己 的 自 由 国 家。

         自 由 女 神 从 此 站 到 了 这 个 新 生 国 家 的 前 沿, 迎 接 一 批 又 一 批 的 人 投 奔 自 由 世 界。
         在 自 由 女 神 像 下, 树 立 着 一 块 碑, 铜 制 的 碑 面 上 镌 刻 了 这 样 一 段 话 诉 说 着 自 由 女 神 的 寓 言:
         “ 自 由 女 神 像 以 其 一 系 列 激 动 人 心 的 象 征, 向 人 们 揭 示 了 关 于 自 由 的 真 谛。 散 落 在 她 脚 下 的 被 砸 碎 的 镣 铐, 象 征 着 挣 脱 暴 君 的 统 治; 在 其 左 手 紧 握 的 石 板 上, 用 罗 马 字 母 镌 刻 着 一 七 七 六 年 七 月 四 日-- 美 国 发 布<< 独 立 宣 言>> 的 日 子; 她 王 冠 上 的 七 道 光 芒, 象 征 着 七 大 洲 七 大 洋; 而 其 中 最 具 震 撼 力 的, 是 她 右 手 高 举 着 的 火 炬, 它 燃 烧 着 真 理 与 正 义 的 火 焰, 照 耀 着 世 界。”
于 是,女 神 像 在 移 民 心 目 中 不 朽。

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艾 丽 斯 岛 上 的 移 民 博 物 馆 里, 俄 罗 斯 的 茶 壶 中 国 的 秤, 波 斯 的 地 毯 欧 洲 的 钟, 几 乎 来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移 民 带 来 了 自 己 本 土 的 难 以 割 舍 的 文 化。 而 从 水 桶 到 烟 嘴 的 行 李, 又 无 一 不 显 示 出 移 民 们 决 绝 地 告 别 故 乡, 在 陌 生 土 地 上 扎 根 的 决 心。
他 们 为 找 寻 自 由 而 来, 他 们 为 实 现 梦 想 而 来。

         他 们 找 到 自 由 了 吗? 他 们 的 梦 想 实 现 了 吗?
         这 里 真 的 是 一 片 自 由 的 土 地 吗?
         我 们 听 到 过 无 数 有 关 美 国 梦 的 故 事, 我 们 听 到 过 无 数 白 手 起 家 终 至 大 富 大 贵 的 故 事, 这 样 的 故 事 经 久 不 衰, 已 成 美 国 的 神 话。 似 乎 就 在 五、 六 年 前, 还 有 几 个 中 国 人 写 下 了 在 纽 约 发 财 或 在 曼 哈 顿 致 富 的 故 事, 真 假 与 否, 中 国 移 民 亦 加 入 了 坊 间 流 行 的 神 话。
         面 对 美 国 的 神 话, 我 却 迷 惑 了, 对 于 何 为 成 功。 仿 佛 在 这 自 由 世 界, 财 富 是 衡 量 成 功 与 否 的 重 要 标 准。
          当 然, 这 毕 竟 是 物 质 的 世 界。
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我 想 起 了 一 些 流 亡 海 外 的 知 识 分 子 的 感 叹:“ 我 们 找 到 了 自 由 的 天 空, 却 失 去 了 生 存 的 大 地。”
         他 们 真 的 找 到 了 吗? 失 去 了 大 地 的 天 空 是 怎 样 的?
         当 最 初 的 喧 嚣 渐 渐 沉 寂, 同 所 有 的 移 民 一 样, 他 们 面 对 的 将 是  基 本 的 生 存 危 机。 正 如 他 们 自 己 所 分 析 的, 年 轻 一 些 的 流 亡 者 还 有 些 优 势, 因 为 他 们 还 有 可 能 通 过 语 言 关, 学 一 技 之 长, 谋 一 份 职 业, 甚 至 于 再 写 一 个 美 国 梦。 而 年 岁 已 长 的, 因 难 以 逾 越 的 语 言 障 碍, 生 存 难 免 大 不 易。 当 年 在 国 内 虽 是 精 英, 离 开 了 他 们 熟 悉 的 环 境, 原 先 的 知 识 只 有 在 偶 尔 的 集 会 中 作 装 点 门 面 之 用。 无 谋 生 之 技 的 他 们, 混 杂 在 餐 馆 打 工 送 外 卖 的 队 伍 中, 在 疲 惫 的 奔 波 中 艰 难 维 生。
         那 么, 自 由 的 天 空 还 存 在 吗?
         大 地 是 实 在 的, 人 只 有 在 脚 踏 实 地 的 时 候, 才 能 感 觉 到 头 顶 上 的 天 空-- 自 由 的 或 不 自 由 的。 如 果 始 终 飘 荡 在 空 中, 实 在 很 难 说 出 天 空 的 含 义 了,正 如 绝 对 的 自 由 下, 难 以 真 正 体 会 到 自 由 的 滋 味。
         知 识 分 子 需 要 的 是 自 由 的 思 想, 他 们 需 要 自 由 的 天 空 任 思 想 纵 横。 当 他 们 再 没 有 空 余 的 时 间 思 想, 那 么 自 由 的 天 空 还 有 意 义 吗? 更 何 况 寄 人 篱 下, 仰 人 鼻 息, 得 看 别 人 的 眼 色 行 事, 否 则 饭 碗 就 有 可 能 不 保, 那 么 这 一 片 天 空 真 的 还 是 自 由 的 吗?
         不 知 道 他 们 站 在 自 由 女 神 像 前 会 有 怎 样 的 感 慨。 也 许, 自 由 只 是 别 人 的, 属 于 自 己 的 是 寻 找 大 地 的 悲 哀。 当 年 踩 在 大 地 上 的 时 候, 觉 得 不 自 由, 而 今 飘 荡 于 空 中, 天 空, 尤 其 是 自 由 的 天 空 依 然 是 那 么 遥 不 可 及。
         我 忽 然 想 起, 自 由 女 神 原 本 是 尊 铜 像, 是 时 间 让 她 批 上 了 绿 色 的 外 衣。 只 有 绿 色 的 女 神, 稳 稳 地 植 根 于 人 们 的 心 中, 为 那 份 绿 色 象 征 着 的 和 平、 正 义 与 自 由。
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我 忽 发 奇 想, 如 果 有 一 天, 自 由 女 神 像 绿 色 的 外 衣 被 轻 轻 擦 去, 从 此 伫 立 在 哈 德 逊 河 边 的, 将 是 一 尊 散 发 着 闪 闪 黄 铜 色 亮 光 的 自 由 女 神, 那 么 在 人 们 的 心 中, 她 是 否 风 采 依 旧?
         在 物 质 的 世 界 里, 也 许 这 样 的 自 由 女 神 更 恰 如 其 分, 或 者 仍 然 不 朽。